email tags E-mail:jyprinting@gmail.com skype tags skype: printing-in-china
 
金印集團國際印刷有限公司
二十年印刷生產,專注高端印刷
 
首 頁 |  公司簡介 |  產品展示 |  印刷自助報價 |  印刷資訊 |  2013年掛歷臺歷 |  常規報價 |  聯系我們
 
欄目分類
關于我們
產品展示
印刷資訊
2013年掛歷臺歷
常規報價
 

深圳印刷資訊 >> 資訊詳細信息

   
王選與他的“漢字激光照排系統” 瀏覽次數: 7030

 

八百多年以前,一位聰明的工匠用泥做了些小字模而流傳千古,他就是在中國家喻戶曉的活字印刷術發明者畢昇。然而,畢昇的發明并未在中國得到推廣運用。四百年后歐洲谷騰堡發展了活字印刷技術,不僅用它來印制《圣經》,還用它大規模印刷各種圖書。正是由于活字印刷的發明,推動了文化的發展,才有文藝復興,才有工業革命。

  畢昇的活字印刷術,之所以在中國被束之高閣,除了封建制度的窒息和生產力落后

  的原因外,還有一個重要原因是中國漢字數量龐大,給印刷業的自動化帶來了極大的困難。西方的拼音文字只有二三十個字母,加上各種大小的字體,印刷字模也不過一百多個;而漢字有5萬多個,一個字就需要一個字模,且不說還有宋、楷、黑等不同類型的字體和大小不一的字號。每印一本書,都需要由排字工人從鉛字庫里費力地“撿字”。這些鉛字模在使用后,通常還需經過熔化,再重新鑄造成新的鉛字。

  20世紀初,國外出現了一種利用照相原理來代替鉛活字的排版技術,實際上是“西文打字機”加“照相機”。70年代國外的印刷業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,激光照排機已經發展到了第四代,而我們的印刷業卻還在漢字的“叢林里”艱難跋涉。

  然而,我國自己的一項偉大發明引起了一場技術革命,徹底改變了印刷行業的命運,這便是“精密漢字照排系統”,北京大學王選教授的驚世之作。他的發明使中文印刷業告別了“鉛與火”,大步跨進“光與電”的時代。他被公認是對中國印刷出版業的現代化作出最大貢獻者之一,被人們贊譽為“當代畢昇”和“漢字激光照排之父”。

  青年時代的王選走過一段坎坷的歷程。他1937年2月5日生于上海一個知識分子家庭。在輕松自然的學習氣氛中,以優異的成績讀完了小學。1954年在上海南洋模范中學畢業后,考進北京大學數學力學系。他毅然選擇了計算數學專業,盡管這是一門新興學科,但他認為越是新的領域,留給人們的創造空間就越大,而且計算機在今后社會發展中會有不可估量的作用。

  1958年,王選畢業留校,當時我國正掀起研制計算機熱潮。由于計算機人才奇缺,才未受“右派”父親株連而被留校當助教,參加到我國第一臺紅旗計算機的研制。長年累月的忘我工作,使他重病纏身,不得已返回上海養病。但他仍以強烈的事業心自學電腦軟件理論,成長為當時國內研究高級語言編譯系統的著名專家之一。

  1974年,電子部等五單位發起漢字信息處理技術的研究,被列入國家重點科研項目“748工程”。北大數學系講師、王選的夫人得知這個信息,立即回家告訴在家養病的王選。他再也躺不住了,攻克漢字處理難關是他多年來的夙愿。多少次,在病床上,他在頭腦中勾畫著美好的前景:用自己的智慧和雙手,讓計算機技術與中國出版印刷業聯姻,插上再次騰飛的翅膀。

  當時國內已有五家院校和科研單位申報承擔漢字精密照排系統,王選決定參加這場競爭,“因為它的難度和價值吸引了我”。沒人知道王選初涉這一領域時的艱辛。在作研究前,他必須先弄清國內外的現狀和發展動向。為了廣泛查閱資料,王選往返于北大至科技情報所之間,每次兩角五分的公共汽車費都舍不得花,常常提前下車步行一站。由于缺乏經費,他也常常用手抄代替復印。

著名微生物學家巴斯德說過:“機遇只偏愛有準備的頭腦”。做好充分準備的王選具有強烈的創新意識,他決心獨辟蹊徑,跳過前三代機,直接向國外最先進的第四代激光照排機發起沖擊。這四代機的發展在國外用了整整40年,而王選則想把40年的歷史壓縮進他的照排機藍圖里。

  一旦選擇這個目標,漢字字形信息量太大就成了最大的難題。漢字字模的組合高達100萬個以上,若采用傳統的點陣漢字,儲存量將高達200億位。那些日子,王選滿腦子的漢字橫豎彎勾,連做夢也盡是筆畫,終于想出了用數學方法計算漢字輪廓曲率的“高招”。經過幾個月嘔心瀝血的奮斗,他就像一位魔術師那樣,讓龐大的漢字字模減少了五百倍,掃清了研制漢字精密照排系統的最大障礙。

  1975年11月,北京召開漢字精密照排系統論證會,王選抱病參加了會議。由于身體虛弱,說話困難,由他的妻子代他發言并用計算機展示了模擬實驗的結果。王選的方案多數人就像聽“天方夜譚”,有人甚至說這是王選的數學“暢想曲”,是玩數學游戲。回家后,王選夫人開玩笑說道:“咱們還是算了吧。”王選卻認真地回答:“干!不到長城非好漢。”

  從此,王選幾乎放棄所有的節假日,努力使自己的方案完善并具體化,一步步解決高倍率漢字壓縮和高速不失真還原輪廓漢字等難題。電子部“748工程”辦公室得知王選的方案后,組織專家進行了全面的考核。1976年6月,王選的方案完成了模擬實驗,獲得了一致好評。同年9月,“748工程”中的漢字精密照排系統研制任務,終于正式下達給了王選所在的北京大學。

  就在王選緊張地投入研制時,全球著名的英國蒙納公司,憑借著雄厚資金和先進技術,也正在加緊研制漢字激光照排機,想一舉占領中國市場。面對雙重壓力,王選只是默默地加快自己的工作進度,帶領著一幫年輕人夜以繼日地勤奮工作。他們創造性地采用了許多令世界矚目的新方法,照排控制機上的電路板,那些由密密麻麻的集成電路組成的尖端高科技設備,大多是王選他們自己動手做出。

  1979年7月27日,精密漢字照排系統的第一臺樣機調試完畢。大家圍在樣機旁,緊張地注視著它的動作,機房里只有敲擊計算機鍵盤發出的嗒嗒聲。轉眼之間,從激光照排機上輸出了八開報紙的一張膠片,王選懷著興奮緊張的心情接下這張可以直接印刷的膠片,各種精美的字形、字體、花邊、圖案美不勝收。1980年,支持這套系統的電腦軟件,包括具有編輯、校對功能的軟件也先后研制成功,并排印出第一本樣書。

  鑒定驗收后,王選和他的同事馬不停蹄地向實用性的激光照排機發起沖鋒。在山東濰坊計算機公司支持下,一個響亮的名稱———華光電子排版系統,象征著中華之光,照亮了神州大地。1985年,新華社第一次采用華光機排出了新聞日刊;1986年,《經濟日報》在華光機支持下,成為全世界第一家采用屏幕組版、激光照排的中文日報社,并于翌年出版了國內第一張激光照排的報紙。

  當時,人民日報社曾引進了兩套美國HTS照排系統,價格比華光要貴15倍。但是,一直到1989年,經過該公司派人長期調試后,仍因故障太多無法使用。人民日報社焦急萬分,只好向王選求援。王選二話沒說,立即帶領若干技術骨干奔赴報社,對美國HTS系統進行改造,終于讓國外進口的“洋機器”起死回生。美國HTS公司總裁在離開中國前,對中國同行講,他們已經付出了慘重的代價,今后地球上再沒有什么HTS公司。

  在巨大的成功面前,王選并沒有滿足,在他積極推動下,北京大學成立了北大方正公司,將王選不斷發展的更先進技術成果推向市場,全國出版界已有80%使用了國產激光照排機;在港、澳、臺地區,已有100家華人報刊和出版社采用“方正”;在全世界幾乎凡有中文出版物的地方,方正產品都占有絕對優勢。當國外電腦企業紛紛大舉進軍我國市場的時候,惟獨在出版領域,那些外國公司則悄悄地撤出了中國。

(來自printing-in-china.net,摘自中國印刷)
相關鏈接
  • 王選與他的“漢字激光照排系統”
  • 《方正排版標準教程(方正書版9.11)》
  • 印刷術的發明與發展
  • 現代印刷術的發明與演進
  • 中國近代印刷術的發展與中國的印刷事業
  • 精裝書印刷 | Books Printing | printing-in-china | Exhibition Printing | Label Printing | Box Printing |
    金印集團國際印刷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翻版必究 Copyrigh@2005-2012 www.osetrasono.com